噗浪貢廣播電台

關於部落格
噗浪貢、浮浪貢,福佬話念法是ㄆㄨ、ㄌㄨㄥˇ、 ㄍㄨㄥˇ ,三、四年級慣用的生活用語,泛指無所事事,閒著混日子、會亂說話的人
  • 1866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桃源谷091031


桃源谷步道內寮線+大溪線,不足6公里的路程,用我平地徒步的概念,哈!小菜一碟;我常常晚上散步捷運線形公園,從芝山站走到北投站就超過5公里了,6公里我一個半鐘頭就走完了。

所以我們很白目的一路晃晃蕩蕩,快中午才到貢寮。



然後先去買便當── 這家貢寮唯一的便當店,不管去走草嶺古道,還是桃源谷步道,都別無選擇只能跟他買便當,所以生意很好,態度也很跩;明明吃飯時間還沒到,客人看起來也不算多,可是老闆只管裝便當,完全不理會客人,一邊裝一邊扯開嗓門大喊︰「沒時間等的不要來排隊,要等一個鐘頭。」可能定便當的人很多吧,但是這些上門的客人都站到老闆身邊了,老闆還是一副「鐵面無私」的樣子,說不賣就不賣;老闆娘在另一邊跟客人說還要半個鐘頭,有客人忍不住就問了︰「到底要一個鐘頭還是半個鐘頭?」結果老闆理都懶得理,看也不看他一眼── 「哼!你們這些登山客,看你餓肚子怎麼爬山,想吃飯?求我啊~」


我老人家從來不吃這套,所以我們問了一下當地人,穿過鐵路到後站,貢寮老街上有餐廳。


我們3個人又一路晃晃蕩蕩,穿過地下道,到貢寮街上。








順便問一下小店裡的阿婆哪裡有車可以送我們到蕭家莊登山口,阿婆很熱心的帶我們去找一家雜貨店的老闆,他有兼差做包車的生意。








穿過貢寮老街,沒找到餐廳,只有一家小麵館,吃完麵撥了通電話,雜貨店老闆開了輛破舊又有氣無力的老三菱來載我們,貢寮街上到蕭家莊約11公里,雜貨店老闆直接把我們送到桃源谷停車場。停車場旁邊就是石觀音線,但我們要走的大溪線要從桃源谷的地標── 也就是桃源谷涼亭開始,涼亭距此處只有0.2公里。


桃源谷大概10年前我來過,那時知道桃源谷的人非常稀少,也沒有什麼步道,要到桃源谷必須從一片林子穿過,林子裡有一條不太明顯,彎彎曲曲的黃泥林道,只在少數的吉普車隊知道這個地方;後來為了不讓吉普車進入,不知道誰在桃源谷的林道挖了一條大壕溝,當時我的大腳吉普直接連衝了7、8次,還是衝過壕溝,挑戰幾個陡上陡下的山坡,總算看到美不勝收的桃源谷景緻。

這回再次來到桃源谷,濃霧,陣雨,灰濛濛的天,遊客如織,我想立人應該很難想像,這就是我所形容︰「一望無際的綿延青山、豔藍的天,只有牛,沒有半個人……」這種人間仙境


這條路下去就是石觀音線,霧中,景緻無從判斷。


我記憶中的桃源谷是看得到海的,但是今天啥也看不見。


到了桃源谷涼亭,步道正式開始,但是找來找去卻找不到一條路。不太精確的路標指向一片草地,草地毫無人跡,倒是反方向遊客不少,因為前方有一個公廁。


趁霧稍散,拍一張。


找不到路……


找不到路……


找不到路……


繞了一大圈之後,總算趁濃霧稍稍退散的片刻,被我們看到一個小小的路標,在遠遠的稜線上。


正式踏上大溪線,石階出現,遊客沒了,這時總算看到海了,雖然顏色甚不美麗。


在步道的第一個涼亭我們遇到這群裝備齊全的登山客,我心裡暗暗好笑,不就是一條觀光路徑嗎,有必要這麼誇張嗎?這群登山隊在我們之前出發,但是每次休息時候就被我們趕上,我想這就是造成我們輕忽這條路的原因吧。


稜線開始下坡的地方有好心人用鐵絲圍了一個曲型通道,大概是為了避免行人沒看清楚下坡,不小心掉下去吧。可是通道圍得也太窄吧,好像根本沒打算給胖子過── 事後我想,也許他的意思就是說︰胖子,回頭吧,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……


這種步道未免太輕鬆了吧。






來到大溪線的一個地標── 土地公。









到了蕃薯寮山的時候,發生了蜂螫事件。



事情是這樣的︰就在我拍上面這個蕃薯寮山的三角點的時候,我老婆很耍寶的湊過來入鏡。

我說︰「好吧,來,蕃薯山上拍蕃薯!」

我老婆說︰「你才是大蕃薯!」

我︰「好,我是大蕃薯,你是蜜蕃薯……」

我老婆說︰「好啊,我是蜜……啊!」就在這時我老婆突然慘叫一聲︰「有蟲子咬我!」

她拍拍裙子,一隻蜜蜂掉了下來……這隻倒楣蜜蜂已經葛屁了,屁股上還掉了一小塊皮── 那塊皮連著它的蜂針,扎在我老婆的大腿上。

第一次看到人被蜂螫,第一次看到蜂針,這趟生態之旅,真是生動有趣啊。

我說老婆是蜜,純粹是打情罵俏,結果小蜜蜂信以為真,白白賠上一條命。


這是第一次,也是最後一次停下來看風景,霧有點散了,但天卻快黑了。


一路走走停停、說說笑笑,時不時停下來讓兩隻肉腳休息……等我們發覺天色突然暗了,雨也越下越大,前面的登山隊跟我們已經拉開距離,開始警覺不妙




3倍光學把海邊拉過來── 難得可以看到海邊了,以為終點近了,但是真正的考驗才剛要開始……


這是今天的最後一張風景照,因為接下來我們離開稜線,步道進入林內,照不到陽光的階梯石板上,滿是厚厚的青苔,加上斷斷續續下下來的雨水,一腳踩上去,完全止不住打滑。


人還山裡,天色已經全黑,階梯滑溜完全留不住腳,我們只能踩在石板跟石板之間的縫中── 一腳踩在石縫中,另一隻腳探出去摸索下一條石縫,但是石板很大塊,腳步要跨得很大才踩得到石縫,走沒幾步腳就快殘了,偏偏石縫又很小,腳踩下去就陷到泥裡,卡住;等到另一隻腳探到下一個石縫,這隻腳就得用力「拔」出來……石階不敢走,怕一腳滑出去,在石階上摔得個筋折骨斷,於是盡量挑石階旁的碎石子土坡走,土坡上最起碼有些砂石有些草,多少有些摩擦力……

所有最悲慘的故事,都發生在這張黑畫面── 這一段時間裡︰

最後一次看到路標,離步道出口尚有0.8公里,但伸手不見五指,舉步維艱,一個已經腳軟而且頻頻滑倒的胖子── 我,還有一個最怕黑怕鬼的膽小鬼── 我老婆,讓這一段0.8公里成為最遙遠的距離。一步一步緩慢的向前滑動、一步一步戰戰兢兢;但最可怕的還不是山路似乎永遠沒有盡頭── 而是我們根本看不見路,我們根本就不知道下一步會不會一腳踩空,墜入山谷?

幸好,這趟行程最明智之舉,就是找了立人一起去。

黑暗中,立人突然點起打機,讓我們撐著挺進了一小段,接下來瓦斯沒了……

我們3個人就靠打火機的打火石,打出一點一滅的絲點星火,一步一步的龜速下山── 原來在真正的漆黑之中,打火石發出的一點點微弱的細火花居然可以帶我們下山,令狐沖也是靠死人骨頭裡的磷火照亮,才殺了左冷禪的啊……呸、呸、呸……怎麼在這個節骨眼想到死人。這一段路程裡,立人必須擔任探路的工作,先探勘前方還有多遠,是平路、下坡、階梯……然後再回頭來攙扶我們眼盲跟腳殘的兩個人。

還有我們的腳步不停的打滑,好幾次都被立人即時扶住。

最後一次我老婆終於重重地摔倒在地上,幸好她體重輕,只扭傷了手。

接著我一屁股坐倒在地,再也站不起來。立人很體貼的一再要我休息,可是這樣休息要何時才能下山呢?再說,我老婆一定怕得要命。

「這樣好了,反正我也走不動了,這裡下坡又很滑,乾脆我坐在地上用滑的,『用屁股走路』,你們覺得怎麼樣?而且萬一妳跌倒了,可以直接跌到我身上,又不怕受傷」

可惜這個提議沒有被接受,滑了一小段就被拉起來繼續使用我的天殘腳,「屁股走路神功」始終沒有練成,可惜。

倒是我老婆的堅強超乎我的意料── 我根本沒辦法相信,她可以在黑暗的森林中,冒著雨在泥濘中滑步走一條陡下的石梯下山。

因為一直不停的按轉打火石,立人的大拇指起了水泡,所以他剛買得三星手機這時就派上用場了── 大螢幕果然亮度夠,用來當手電筒剛好。

就在立人用來當手電筒的手機差不多沒電的同時,我們終於看到了民宅的燈火!

恍如隔世~

跨過這條水泥橋,步道正式結束,我們重返文明世界。

就在這時,我── 跌倒了。

在我精神鬆懈的瞬間,我摔得個四腳朝天。

自從上次在日月潭差點摔斷脊椎以來,我開始對下坡,尤其是濕滑的下坡有了心裡障礙,所以一路走得膽顫心驚、全身緊繃,還以為這次終於全身而退了,沒想到……唉!

我老婆說她的手腫得像甜不辣……哼!是沒見過真正的甜不辣是不是?

到離步道最近的一家海鮮餐廳吃晚餐,我一個人猛喝了大概3000CC的茶跟果汁,卻一點吃飯的食慾都沒有。

休息夠了,我們繼續往大溪車站前進── 雖然已經鐵腿了,不過柏油路就沒在怕的啦。


沒有售票人員的大溪車站,只有3個(算2個啦)狼狽的夜歸客。



雨還是一陣陣的下,往台北的火車還要1小時40分鐘。


連爬天橋到月台,腿都痛得不得了。


我老婆還在看她的手,她說在山上其實她很想大哭,因為她很怕、很累,又很痛……可是她必須忍住,因為我看起來比她還肉腳,他要照顧我,所以她不能崩潰。


好吧,歷劫歸來,我歸納整理這次幾個問題,檢討改進。

1.下雨天走山路,真是他媽的蠢蛋。

2.在山上遇到濃霧千萬不要再說︰「哇~好浪漫」,不是每條步道都像陽明山二子坪。

3.徒步行走柏油路的概念跟山路完全不同,到底山路的6公里是以水平面距離計算,還是連上下起伏的長度都算進去?我真的覺得我走的遠不止6公里。

4.我曾在一天之內走完砂卡噹步道、九曲洞步道,跟白楊步道……來回超過20公里,但是爬階梯上坡10分鐘就快掛了,走路跟爬山用的不是同一塊肌肉,尤其胖子千萬不要自認健腳。(瘦子如果想體驗,背個三、四十公斤豬肉走走看就知道了)

5.多走路少開車,尤其開慣吉普車容易有錯覺,老以為上山很簡單,用輪子爬山跟用腳爬山完全兩回事。

6.求生用具是買來用的,不是買來收藏的;我的手電筒沒有10隻也有8隻,結果嫌重從來沒帶過1隻,危險的時候竟然靠一隻打火機……上的一塊小小打火石。

7.有個可靠的朋友真的很重要。

8.我的天殘腳現在除了上下樓梯很困難之外,走路姿勢還非常難看,星期一一大早要怎麼到客戶那邊?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